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服务与互动 >> 维权/就业/家政服务 >> 法律维权服务 >> 维权信息

重庆市江北区曾某、张某与曹某、曾某某家庭房屋拆迁案纠纷调解案

时间:2020-09-16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      来源: 无锡市妇联权益部       字号:[ ]

  【案情简介】

  曾某系曹某和曾某某之女,经认定为智力残疾三级,与前夫育有一女,由其父母曹某和曾某某抚养。2003年9月,曾某与其父母因安置分配到某小区共同生活居住,获得一定数额的安置补偿款,交由母亲曹某管理。同时与前夫及前夫之女安置有一套住房(未装修)。2014年10月中旬,曾某与张某登记结婚,并于2016年8月下旬生育一子。其间,曾某与张某一家共同居住于父母曹某和曾某某家中,生活费均由父母曹某和曾某某承担,曾某某夫妇还为曾某补交了7年多的养老保险及5.9万元的安置房补差。2019年5月,张某、曾某因装修曾某2003年分得安置住房一事与曹某夫妇就2003年安置补偿款的使用发生分歧,不能协商一致,双方到重庆市江北区某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。

  【调解过程】

  调解员了解到,曾某与张某一方主张安置补偿款与安置房应当归曾某所有,曾某虽为成年人,但因有三级智力残疾,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故由母亲曹某代为保管2003年发的安置补偿款。如今曾某和张某因装修房屋和搬出去独立居住需要用钱,曹某应将安置补偿款返还于曾某。

  曹某和曾某某则主张,该款项早已用于为曾某一次性交了7年多的社保,并且在2003年曾某分得安置房时还为其补交了5.9万元的房款差价。曾某自2003年安置分配后,就同前夫之女居住在自己家中,2014年与张某结婚后,张某也居住在自己家中,2016年孙子张某甲出生以后,曾某一家4人在自己家中居住,。其间生活费支出均由曾某某夫妇支付。因此曹某代为保管的安置补偿款早已用完,不应当再支付给曾某、张某。

  调解员对情况进行了梳理,并联系开发征地部门了解当时房屋分配情况,查阅了2003年的安置协议和安置补偿金发放及领取情况,与当时相关知情人进行了谈话了解,核实了当事人曾某的智力残疾证书等,认真查阅有关法律法规后,组织双方见面展开调解。

  调解员表示,根据《民法总则》第二十二条规定:“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、追认,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、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。”曾某系先天智力残疾,经相关部门鉴定为三级残疾情况属实,虽然曾某已经成年,但因智力残疾,宜认定为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。根据《民法总则》第二十三条规定:“无民事行为能力人、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。”第二十八条规定:“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,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:(一)配偶;(二)父母、子女;(三)其他近亲属;(四)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,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。”从中可知,2003年至2014年曾某与张某结婚前这段时间,曾某在享受安置房分配和补偿金时,其父母为监护人(法定代理人),2014年曾某结婚后,其配偶张某成为第一顺位监护人(法定代理人)。且曾某虽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但因获得分配的安置房及安置补偿款、购买社保和代缴安置房差价是获利行为,故曹某和曾某某作为曾某法定代理人,为其代管相关资产并购买社保和代缴安置房差价是合法有效行为。

  随即,调解员从情理上指出,曾某及其一子一女、张某均住在曾某某夫妇家,并从未给过二老生活费,曾某某夫妇照顾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且为曾某购买社保、代代缴房屋差价等行为是为曾某谋利益着想,建议曾某从父母角度考虑,用补偿款抵扣住在父母家的生活费。同时,指出曾某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且无经济来源,而曾某某夫妇有一定经济收入并享受低保,建议曾某某夫妇在日后生活上继续多照顾曾某。最终在调解员的开导下,双方达成协议。

  【调解结果】

  在调解员法理情并用的调解下,双方当事人最终握手言和,就如何处理安置补偿款及两个孩子的抚养等事项达成一致意见:

  1.截至2019年7月某日,曾某所得安置补偿款及曾某某夫妇用于曾某一家所有生活开销相抵,费用两清,双方不得再因曾某所得安置开发补偿资金引发争议,张某和曾某不得再以任何形式要求曾某某夫妇进行物质或金钱补贴。

  2.张某和曾某即日搬离曾某某夫妇住房。

  3.张某担任曾某监护人(法定代理人),曾某与前夫之女由曹某和曾某某担任法定监护人并进行抚养,如其享受低保,则低保由曾某某和曹某领取用于孩子生活。

  【案例点评】

 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而家庭纠纷普遍易见。正所谓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调解员即便能够从容面对其他类型的疑难复杂纠纷,也难免感到调解家庭矛盾的棘手,一时难以妥善处理。由此,调解婚姻家庭纠纷要做好以下几点:

  一是及时参与。调解员受理纠纷后,应立即开展调解,以便将后续可能发生的激化矛盾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,从而将矛盾尽可能地由大化小、由小化了。

  二是冷静调解。该纠纷调解过程中,调解员打出“冷静”牌,冷静理性阐明事实、分析双方权利义务,并鼓励双方诚恳交流,推动了纠纷解决。

  三是把握重点。调解该纠纷的“关键点”便是如何使双方放下偏见、理解对方的顾虑、更好地维护母女之间的亲情,调解员在调处此纠纷中牢牢把握住这个“关键点”,终使矛盾迎刃而解。

  四是情法结合。纠纷中,调解员运用法律规定明确了曾某的行为能力和双方当事人权责关系,而后,运用亲情感化双方当事人,引导双方彼此体谅,最终使得纠纷得以化解。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

关闭窗口